是个辣鸡。

天呐已经一年了 记得当时的专辑本来是网上买的后来一听他们来cp签售果断跑去又买了一张  当时看到他们真的激动坏了 虽然本想着自己肯定会敲激动der但是激动到差点没直接跪过下去我真没想到hhh最后要到了签名和合照 真的 那一瞬间感觉自己有了全世界 但是签名糊了一点有点可惜就是了

喜欢他们应该也有两年多啦 当初是在首页认识的漏漏又在漏漏弹幕里认识的KB233 疯狂沉迷两个人的声音后就去关注他俩微博 当时知道有k漏cp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只知道他俩合唱比较多 记得很清楚是那一次一点开微博还是考古的时候看到KB发的“翻了下漏的微博发现大多数都是和我有关的 心满意足去洗澡”瞬间爆炸 特别是后...

?????lof简介也改不了了吗????????还是我手机坏了?????ᶘ ᵒᴥᵒᶅ?????

【k漏】为你

乌拉!诈尸!( '▿ ' )
感冒了还有点发烧超不舒服奶一奶自己

祝大家中秋……好像已经过了……

那祝大家放假快乐!!

————————————————

难受。

鼻塞带来的不畅感和轻微的头痛无不撕扯着哦漏,他微张着嘴轻轻喘气,才得以使凉爽的空气传及身体各处。

他起身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沿路按开了所有的灯,返回时又再一一暗灭,留给背后一片黑暗。

重新瘫坐在床上,他从床头柜子上拿过自己胡乱买的药。扯出说明书,满是自己看不懂的成分介绍,翻看了半晌,终于找到“口服。一日3~4片,一日四次。”这么一行字。

可待拿出那一板一个个直径约摸有五毛钱那么大的深绿色药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直接扔进垃...

【k漏】天下

我真高产!!(喂
将军kx皇帝漏
不算古风的古风,鬼知道在写什么

——————————

阳春三月,微风卷着暖意漾在每一寸空气里,连远处城里白墙灰瓦的线条都柔和起来。

KB坐在木亭里的石凳上,一袭常服,棕发随意的束在头顶,淡蓝色的发绳飘荡着,与衣服上的几抹红不太相称。

侍女守卫都被他打发走了,只有他一人,偌大的院子倒是显得有些冷清,园中那株玉兰的清香,充斥着鼻翼。

他远望宫廷外的安城,依稀可见平坦的街道上人头攒动,似乎静下心来还能听见嘈杂的人声。

闭闭眼,却好像又回到那战火纷飞的沙场,矛尖淌艳红,脸上也是一道血色,也无暇注意是自己被划了一道还是谁的血溅在了脸上。四肢似乎已经木了,连闪躲也...

【k漏】甜

那个学生kx奶茶店老板漏
鬼知道他们怎么就在一起了(x
瞎写奶一口自己( '▿ ' )

豹ooc

随便看看吧!

——————————

门被轻轻推开,门口的风铃一阵叮当声荡在哦漏耳边。他赶忙丢下手机起身准备迎客,已经挂在嘴边的欢迎光临却在看到来人的瞬间慌忙咽了下去,改成一句:

“来啦。”

“嗯。”KB哼了一声回答。他身上松松垮垮地套着蓝白相间的运动校服,书包单肩背着,轻车熟路地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又把书包和外套准确的丢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他探过身来在哦漏唇边轻轻落下一个吻。

“晚上好。”他笑道。

哦漏趁KB还没坐回去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眼底也是藏不住的笑意。

“这才几点就晚上...

【k漏】Retrospective memory

“我爱你,所以请你忘记我。好吗?”

————————

皓月当空。

今天是三伏天里难得好天气,老天像是可怜在艳阳里被晒成干的人们,特意在夜幕降临后吹来阵阵凉风。

KBShinya仰头望着无垠的天空愣神。 二十五。他已经数到第二十五架匆忙掠过天际的飞机了。凉风拂过脸颊,卷起淡淡的困意。

这么一直坐着也不赖。

他闭了闭眼,下意识攥紧了身旁人的手。淡淡的温度从手心如涓涓细流流到内心深处。

“怎么了。”坐在一旁的哦漏似乎是感受到了,也捏了捏他的手,打破了维持已久的缄默。

他睁开了眼睛,望向了前方的车来车往,眸子里的翠绿倒映着那边的灯火辉煌。霓虹闪烁,各色的光线错杂,照亮了属于夜...

【邰方】相拥而眠

没有粮!超饿!所以继续割大腿肉了,然鹅不好吃QAQ!(变相求粮(喂
*网剧设定网剧设定网剧设定
ooc预警
题目依旧乱取
故事接之前一篇

—————

邰伟和方木表白后第二天他们又早早的起来投入了案件侦破。

方木虽然什么也没有说,可在破案的间隙,他总是暗自有些恍惚。

我就和邰伟在一起了?

他撑着下巴,抬头看向对面好像正想着什么的邰伟,自从那晚的一句“我喜欢你”后,邰伟对他与以前并无二致。木木叫的依旧顺口,依旧勾肩搭背的,一同查案。

关系铁的依旧。

方木不知道他的内心似乎对此现状有些不满足,还在隐隐期待什么。

这种心情从来未有过。

等那边的邰伟突然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方木才发觉自己盯着他...

【邰方】重要

第一次写邰方,肯定很ooc了(紧张.JPG
刚补完网剧,邰方真的太美好了!!!
看第二季时候脑洞(哪一集忘了(:3_ヽ)_
题目瞎取的

不嫌弃就太好了!

————————

这次的案子很棘手,方木正坐在警局里面对铺了一桌子的文件和自己整理的关系图陷入沉思,电话铃突兀地响了起来,他随手接起放到耳边。

“喂,方木啊,你快来钢铁厂!”

“怎么了?”他一边拢着凌乱的资料一边问。

“伟哥他又擅自行动,这钢铁厂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爆炸了。你快来!”大壮的声音很是焦急,混着各种杂乱的声音在方木的大脑炸开。

“什么!?”他蹭的站了起来,“邰伟,邰伟他有事么?”

“还没醒,反正你快来!”没等他在说什么,那边...

【k漏】歪?歪?

听着小公举的新歌写的
糖,放心全程高糖(自信

不嫌弃就太好了

————————————

KB趴在阳台栏杆上,抬头是一片漆黑的无垠天空,混着点点亮光,有些是匆忙掠过的飞机,有的是远处高楼上一闪一闪的提示灯,当然也有些隐隐看不清晰的星星,可也是那么弥足珍贵。而往下看就是一片灯红酒绿,看不真切。所有光彩揉在一块,看不清车流,望不见行人。

有点冷。他打了个寒颤。

回头看了看偌大张床,自己睡的这边被褥凌乱不堪,另外一边却是完全没有人睡过的痕迹。房间不大,东西也不多,此刻显的有些空荡荡的。

天似乎又暗淡了些许。

KB拖着步伐回身随便摸了件外套披上,路过床头柜的时候顿了顿,又带上了手机。来自显示...

空间拿的问卷,和战友友一起做着玩233
存一存 存一存.JPG

象征革命友谊永不熄灭

1 / 4

© 鱼短短 | Powered by LOFTER